独中 FAQ之一

 

1   问:你如何看待独中董事会“干政 ”?

:“干政”指的是“干预校政”,这里用的是贬义。似乎一提起干政, 大家都很避讳,好像大逆不道似的, 其实,应该做具体分析。

社区华社创办独中, 通过赞助人机制, 选出并委托董事会管理独中。董事会身兼学校义务保姆与监护人双重身份,职责重大。对内要面对学校,老师和学生, 对外要面对家长, 赞助人和社区华社。

独中章程法令(不论是社团注册法令还是非盈利有限公司法令)基本上规定了董事会的管理职权,其中一条便是人事聘雇权,包括聘请校长和教职员。

基于教育工作的专业性,以及分工合作效益的要求,董事会授权校长负责校政,并向董事会负责,这是完全必要和正确的。

因此,董事会与校长的互动关系, 应该是事业面上协作的,领导面上问责的,而非纯是雇主与雇员 的形式关系。

然而,对于学校的总体 办学方针和发展规划,董事会作为社区华社的委托代表,对校长是应该明确要求与坚持执着的。

我们提倡:同一个理念, 同一个校园, 董事办校, 校长办学, 同心同德, 共同协作。

在这种共识下,校长要自动自觉地向董事会汇报和负责, 董事会要积极主动地根据正当的程序,向校长问政, 听政, 视政(假如我们不好用“干政”一词的话)。

过去那种董事会只是负责筹款,其它听任校长处理一切的时代应该走进历史了,大师级校长的时代也稀微了。

今天,时代提交给独中董事会的任务, 除了原有的愁款和筹款难题外,还有更大的“懂事 ”能力的挑战。比如:如何评估校长和团队的表现?如何评估需要专业知识的昂贵项目工程?董事会如何自我提升并接受赞助人的评估?

如果我们赋予“干政”正面的,积极的,程序正义的褒义,那么在这个意义上, 我们完全赞同董事不要妄自菲薄,自居清流,应该敢于“干”学校的“ 政”,或者“敢政”,与此同时, 董事会也应该宽容大量,欢迎赞助人或任何热心人士“干”董事会的“政”,只要是为了学校的利益,只要是最后能抓到躲在阴暗角落的老鼠。

董事会应该化被动为主动,尽量去了解和掌握即使本身不熟悉的重大项目, 以免做出错误决策,或者影响了促进改革的积极性,或者客观上姑息和迁就了拒绝改革的落后思维。

2   问:你如何看待独中考试“ 双轨制”问题?

:统考是独中的评鉴考试,包括初中统考和高中统考,仅接受独中生报考(待证实)。统考文凭目前不受政府承认。政府有本身的PMR SPM 接受独中生以私人身份报考。

独中生在考统考的同时,个人可以选择考PMRSPM,这原本无可厚非, 人各有志,自愿接受多一个考验,勇气可嘉,当然多一张文凭, 也多一个生涯条件。

独中一般上鼓励与协助学生的这种个人选择。然而这不是“ 双轨制”。

所谓的“双轨制”,是指独中在学校的办学方针的决策层面而言的,落实到教学, 课程,资源分配等具体安排上, 就是:

学校硬性规定初三考统考和PMR 高二考SPM 高三考统考

为了配合这个目标,整个教学课程因此做了调整:

初一, 初二跑原轨,主攻统考课程,初三转轨,改换马来文课本, 主攻PMR课程;高一回到原轨, 高二又转轨, 主攻SPM课程, 高三又回轨, 专攻统考课程。由于统考课程的水准程度高于政府课程,转轨期间,教学的内容迁就低下和重复,只是媒介语从华语变成马来语,因此,学生付出的时间和精力代价是十分巨大的,学校付出的则是整个教学的资源成本。

华教教育专家林国安硕士一针见血地把这种现象称为教育的“异化”, 是一种资源的浪费,违反教育原理。

然而, 既然存在已久的东西, 必然有它存在的理由。

让我们从现实功利主义的视角理解一下这个问题的本质:

你问一些家长,多考一张SPM有什么着数?答案可能是:

·        独中是收费的。统考文凭之外, 多一张SPM ,划算。孩子压力大,不管, 更好, 没有时间变坏

·        政府承认SPM,到时申请政府高教奖贷学金和工作机会大一点

·        统考比较难,考不到,还可以用SPM去学院念先修班

·        拿到SPM 可以报考SPTM 出路多一点

·        教育我不懂。只知道有考好过没考,双轨制等于双保险。

那为什么不把孩子直接送去国民型中学?

问题的一个心理症结可能在这里。

其实这些家长的心是倾向于独中的, 要不然不会把孩子送进独中。

目前, 独中学生6万多, 国中12万多, 国民中学也不少。可见, 大部分的华裔家长还是将华小毕业的孩子送进国中, 国民中学, 少部分私人贵族中学。家长的考量可能是经济原因,信心问题(对独中因缺乏了解而信心不足, 对政府主流教育和自己孩子充满信心),“无所谓”心理,历史原因等等。我们不得不尊重家长选择, 人各有志嘛。何况独中资源有限, 压力奇大,如果再涌进3几万学生,恐怕学校也是无法接纳,华社也难以承担。这是玻璃天花板, 除非打破它, 否则将会窒息。

我们以实际的态度来看待独中学生来源以及本身的瓶颈。针对现状的学生和家长,我们问:要提供怎样的优质教育选择给他们?这些要求双轨制的家长是否多数?双轨制的可行性是否放诸四海而皆准? 实施双轨制的充分和必要的条件是什么?实施双轨制的机会成本是多少? 如何拿捏教育方针之“义”与“利”的平衡?

至少,我们几乎可以断言:要成功搞双轨,学校必须采取一些措施:

·        利用入学淘汰制, 招收成绩素质好的华小生

·        动用学校教学资源,教导SPM课程

·        为了建立名牌,不让较差的学生参加SPM

这几个条件,只有极少数的大型独中可以做到,至于是否违反教育原理,走精英路线,乖离和异化了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我们宁愿这样说:人各有志,见仁见智,只要殊途同归,有益社会就行。让历史判断谁笑到最后。

然而, 中小型独中实施双轨制,就不实际了。

因为中小型独中生源都成问题, 进来的学生素质参差不齐,老师负担超重,统考准备都十分吃力,学校资源紧张,哪里可能再同时劳师动众去考SPM?如果将同样的资源用在提升原有的教学水平,不是更好?可见双轨制的机会成本十分高昂。

何况,独中有本身独立自主的多元教育路线,这条路线在今时今刻,在社会实践中,已经证明是管用的。

独中学生如今信心万丈,海阔天空任遨游,不必像从前那样妄自菲薄,任人轻视了。

今天的独中, 应该挺直腰杆,自豪地的说:

把孩子交给独中, 独中许你的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

可以大胆预言:只要独中办好了,在不久的将来,独中“异化”的双轨制将在历史的潮流中逐渐消亡!

3 问:什么是小班制?实施小班制, 需要考量什么?

:顾名思义,小班制指的就是班级学生人数比较少,那多少才叫少?这因国情而异。大马独中应该是在30几个人上下吧。老师对学生理想的比例, 120 目前有的是124 甚至有的是12830的。

实施小班制,必然要多请老师, 班级经营的平均成本跟着增加, 董事会和学校的经济负担加重,要向社区筹更多的钱。

老师教学的具体工作负担减轻,时间比较从容,休息比较充分,个人活动空间比较多。这些都是正面的, 符合现代教育的教学要求。

然而,小班制是否意味着教学效益自然而然的提高?未必。

其实,小班制是提供了一个“因材施教”的条件, 要求老师针对学生的“差异性”,付出更多的关心和辅导。

因此, 小班制的后面, 涵盖的是一个更大的配套,一个要求更深层次的教学环境。老师的表面工作轻了, 其实辅导的责任加重了。

实施小班制是大势所趋。我们要提醒的是:如果实施小班制,而没有强调与要求整个背景教学的配套,那么,小班制必然沦为徒具形式,效果不彰,不符合成本效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