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林绿径

 

风雨前征路,一步一坎坷

这是华教百年历史的最佳写照。

独中是华教产业链的中坚环节, 下承华小, 上接大专,连通华社与国家。

 

华小是竹笋, 独中是竹节, 大专是竹身,华教是竹丛,耸然独立于大马多元教育之林。

独中是六十年代历史必然的产物,它的出现不是偶然的。1961年的教育法令不过是华教脉搏上的一道鲜明的时代刀痕。独中历史见证了百年华教的起伏转折。如今,60间独中当中, 三间(吉隆坡尊孔, 循人, 怡保育才)已经迎来百年校庆,5年之内,又将欣见另外10间独中,昂首迈步,走进一世纪之路。

经过百年历史长河的冲击沉淀,岁月流转,风雨洗练,思想激荡,独中问题演变至今,留下什么时代凿痕?呈现什么崭新风貌?

当我们问:

1.    为什么要办华校?

2.    要办怎样的华校?

3.    要培养怎样的学生?

 180年前,先行者和家长的回答可能是简单而纯朴的:让孩子受点教育,至少弥补自己没受教育或少受教育的遗憾,而受母语教育,则是理所当然:一是民族情意结, 二是没有选择或者不懂选择。

接着, 有选择了,也可以选择了,那家长更大的考虑就是孩子的出路。

哪一个家长不希望孩子将来的生活过得比自己更好?当家长把自己的希望和理想寄托在孩子的身上的时候,孩子的出路就是自己的出路。这是人类求生与保护后代的基因本能在教育选择面上的体现,原本没有太多功利性的考量。至于维护中华文化,支持母语教育,则是生存经济层面上面的精神层次了。如果容许用这种历史发展的视野和胸襟来看独中的演进,思想包袱或许可以减轻,乃至于可以乐观时变,睿智尽致了。

就如今天,情况不同了, 整个国家社会对华教的需求也随之不同。情势的发展有利于华教,时候已经到来,在正面的祝福声中,独中应该可以主动勇敢地向社会和家长们释放出本身的话语权和潜伏能量了。

今天,独中的生存问题, 发展问题, 求变问题, 永续经营问题都在华教事业共识的大框架中得到比较好的理解和诠释。具体的生源, 筹款, 师资, 资源,学校发展规划等问题方程式, 也有了明确的实数解。构结清晰,脉络分明, 关键在于如何去调一和落实。

如果今天让你为独中写一个宣传口号,你将写什么?再没有比这几个更紧扣家长的心弦了:

 “独中,提供另一种优质教育选择”

“把孩子送来独中吧!独中还你一个好孩子,好公民,又孝顺,又有本事”

的确,独中只要办得好,不愁没人找;独中只要素质高,出路多宽广。

至于独中的办学理念, 办学方针, 办学思想:中华文化, 母语教育,有教无类, 因材施教,成人成才, 有为有容,德智体群美, 人文环保,多元价值等,则是人文基础教育和后台作业,悉心操作之下,自然而然,春风化雨, 润物无声。

 生长在岩石隙缝中的野花,不容易得到压迫它的岩石的谅解。成长在悬崖上的树, 生存环境的挑战便是最大的悬念。诗人墨客的赞美,对它有时是沉重的祝福和鞭策。

目前,华教事业最大的外在障碍是熔炉政策,华教产业最大的现实挑战是市场博弈。

立志把熔炉溶毁,代之以百花园圃,提倡一花独放非春至,百花齐放迎春来。

                                                                                                                   立志将熔炉抛弃,代之以美味火锅,鼓吹鱼鲜虾美,烹一炉。万舸争流,大河多流是方向。

至于市场博弈,只要能够立足多元,开拓蓝海,自强不息,自力更生,多方协作,必能自求多福,笑到最后。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