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珍培群独中董事长同仁访谈录

时间:2009320 :地点:学校董事办公室

出席者:董事长林青赋先生, 副董事长许元龙先生

桃李教育网:郑惠民, 黄德胜

培群独中:创立于1951

培育英才有教无类

     群聚中西朔古贯今”

左起:许副董事长, 林董事长, 黄德胜先生


郑:首先, 要谢谢董事长和副董事长接受我们桃李教育网的访谈。访谈是代表个人意见, 不代表所属的团体或组织。访谈记录经你们同意后, 将发布在桃李教育网。

聘请校长的主要考量

第一个问题是:贵校刚刚聘请了张济作先生长校, 请问你们在聘请校长时, 主要的考量是什么? 办学理念, 学术资格, 还是办学经验和能力?

董事长:关于张济作校长, 我们很早就欣赏他的人格魅力, 他非常坦诚, 任何问题都可以谈, 即使是什么矛盾, 都可以坐下来谈。其实, 几年前我们就有这个意愿。只是时机不成熟, 暂且压下。去年刚好发生新纪元事件, 我们赶快跟他联系, 他也爽快地答应我们。

郑:这是因为你们认识张校长, 如果不认识的话,那你们请他来长校,当你们面试他时, 如何考虑?

许副董:我们跟他交流过程中, 最主要的要知道他的办学理念, 他要怎样去管理学校, 这些基本的东西, 他要给我们知道, 从中就可以了解他的基本领导能力。

郑:就是办学理念最重要啦。学术资格呢?

许副董:办学理念最重要, 至于学术资格呢, 当然也是重要, 不过学术资格高未必表示他的领导能力强。当然基本上要有大学资格, 但是不必一定要是硕士, 博士什么的。

董事会与校长的互动关系

郑:董事会和校长有了共同的理念, 又在同一个校园里面, 那么我们提出“同一校园, 同一理念, 董事办校, 校长办学”的概念, 请问你们的看法怎样?

董事长:培群,其实长期以来, 外面的看法是董事会干预校政, 这是相当久的问题。董事会干预校政, 可见学校内部出现了问题。话又说回来, 我们董事部到底要请怎样的校长。

如果你要请一个听话的校长, 一个没有办事能力的校长, 你肯定每次在循环这个老问题。在过去十年中间, 我们有四位校长。其间, 我们也不断地向校长提出我们的要求,不过,。。可以说是到了今天, 张校长是最近上任的一位,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个月,我们就觉得很放心哪,觉得可以把整个校政交给他, 我们就可以专心搞筹钱的工作,校政就交给校长和他的团队去负责。

评估校长

郑:如果校长办得不好, 董事会去关心,去问政, 是可以理解的。但是, 怎样知道校长做得还不好呢?所以我的问题是:董事会怎样评估校长?

对董事部来说,这是一个比较新的问题。请一个校长, 能不能给他去试做, 试做两三年, 如果做不出成绩,这段空白, 就耽误了学校发展和学生,就误人子弟。所以聘请校长, 开始时要谨慎考量,校长长校 期间,要评估。怎样评估?

董事长:首先, 在办学理念和大方向方面,校长 要跟董事会一致。比如我们走董教总路线, 走成人成才的路线, 校长必须同意, 这个是大原则。第二点, 就是看校长的办事能力, 可以不可以带领学校的团队。 如果可以做到这些,那么, 基本上,其他的就没有问题。

其实,我觉得搞独中 ,董事会和校长的行政团队,大家是一定要配合的, 是大家一起来做的。 学校也不是董事会的。大家都是工作伙伴。

筹款与愁款

郑:是的,如果校长办校办得好, 间接的也是董事会的功劳, 因为董事会有眼力,请到

一位大将之才嘛。

我们现在进入全国六十加一间独中董事会面对的问题:筹款问题。请问培群在笨珍地区筹款方面, 面对怎样的情况和困难?

许副董:笨珍的筹款问题相当严重。虽然我们只有一间独中, 但是我们有二十五间华小, 大大小小, 变成筹款分散了。你知道,现在每间华小都在筹钱建课室啦,建什么啦, 虽然他们可以从政府那边得到一小部分, 但是还需要筹款, 所以,筹款就跟我们竞争。

我们在筹款方面, 就尽量扩大我们的赞助人,目前赞助人有6百多位, 我们还要继续扩大。因为赞助人多了, 我们在喜庆宴会上就可以争取多一些捐款。我们是小地方, 有钱人少,有时有钱人未必愿意出钱, 所以找来找去, 往往就是同样的那些人。

我们每年不敷几十万, 就要靠这些人来捐助。 还有, 在政党方面,也征求一些议员协助, 他们都会拨一些款项给我们。

黄:赞助人年捐多少?

许副董:至少六十元。 如果捐1000元, 就是永久赞助人

郑:请问校友会在董事会扮演什么角色?

(许副董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接着谈起培群的两个校友会,语多苦衷)

董事长:培群的经济问题, 每年不敷四十多万。新董事会接任后, 立刻配合校长 建议, 调整老师薪金,同时还准备接下来几年,逐渐提高老师的福利和待遇。董事会的压力十分大, 不过这是任何一个董事会要面对和克服的。

我们的赞助人从过去的百多个,增加到600多个。我们准备在五月新届董事会后, 邀请笨珍所有的社团, 神庙成为我们的赞助人,加强跟社区的联系, 这个才是唯一的出路。

你看銮中的赞助人大概有三四千个,经济相当地稳,宽柔的情况特殊, 我们的情况基本是这样。校友和家长方面, 我们也会去加强。这是大方向。

除了这些来源, 学校办得好了, 我个人的意见就是学费要适当调整, 至少可以Cover老师的薪水和开销。至于硬体建设什么, 我们才从社会人士那边去筹,这样才是正确长久的经营方法, 你不可能要求社会人士长期无条件的来支持我们这些基本的开销, 那是我们必须自己解决的。

除了赞助人, 我们的校友有好几千人, 我们本身过去没有做(联系和争取) ,再加上校友会的问题, 其实, 这是可以克服的。至于家长方面, 这个才是一个最大的财源。

你看吉隆坡循人, 最近筹了九百万,单单家长就筹了四百多万,单单家长而已。所以, 经济问题, 只要学校办得好, 我觉得没有问题。

郑:培群的经济来源, 除了学杂费, 社会人士筹款,政治拨款外, 还有什么收入, 最终可以使到培群达到“以校养校”?

董事长:我们现在有两间产业。租给人家养燕, 十五年后就归于学校所有。可以估计, 十五年后, 这边肯定会有一笔相当大的收入。对于我们办校和老师的退休金方面,可以起着相当大的作用。

教师福利与培训

郑:老师的退休金,福利薪金问题,关系到老师的归属感, 以及影响到校长建设一个团队的效果问题。

请问你们有没有一个机制,比如设立教师子女贷学金, 使到老师无后顾之忧?                 董事长:基本上, 我们没有这样做,不过, 如果有条件, 我们会这样做的。目前, 我们有一个管道去华侨大学, 我们正处理一宗毕业生去华侨的生活津贴个案。至于, 老师子女贷学金, 都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郑:目前, 对于老师专业培训, 独中董事会都有共识, 十分努力在做, 最近南方学院联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举办培训课程, 五间学校包括培群都有参加。这是非常合时的。请问贵校在师资专业培训这方面的情况如何?

董事长:这方面, 我们有设立一个师资培训基金,是卖年饼筹的, 目前累计有15万左右。去年, 我们派一批老师去中国华侨大学参加培训课程, 花了2万多块, 全部是学校赞助的。

我们会继续地把师资专业培训, 当作是董事会的一项重要工作。

董事会接班人问题

郑:我想请问一下董事会的接班人问题。你登报纸请董事长和董事,会不会有人应征?没有, 但是实际上几十年来, 很多董事默默地义务为独中服务, 这就是华教的感人之处。现在环境不同了,董事会面对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董事会的接班人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请问, 你们在这方面有没有怎样的打算与规划?

许副董:这方面, 就是我们董事会在工作方面尽量培养那些比较年轻,比较有能力的董事。这个东西是必须做的, 因为我们都会年老嘛, 我们在学识方面, 虽然有提升, 肯定追不上时代的发展。我们都在物色一些人, 给他们有机会出面,我们陪他们去做,这个是很重要的。

董事长:其实, 一开始我们就很注重这个问题。我们过去是,。。。已经深受其害,突然间找不到人,我也是突然间这样上来, 根本我是不适合做董事长。我们现在开始有在物色,让一批年轻的董事上来,作为我们的(接班人),也让他们学会怎样搞华教工作。

说董事长没有人要做, 也不见得, 有很多人想捞个名,是想做的, 到他的手之后, 情形就不同了。所以, 我们目前基本上有锁定一些对象在培养着。

郑:很高兴听到你们已经意识到这个接班人问题, 没有把它留到下一代去解决。

董事长:我们很留意人选的问题, 首要的是品格一定要正直。

学校发展规划的持续性

郑:现在学校发展要讲规划, 发展规划出来后, 碰到董事会和校长发生人事变动, 如何确保学校发展规划能够持续地实施下去,不会人走了, 茶就凉了?

董事长:基本上, 这是一个如何看待华教这个事业的问题,也是延续性的责任感的问题。

你所提到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现在我们基本上是一个团队 我们不突出个人。我们三十七的人的董事会,基本上有一个核心, 经常会聚,交换一些意见。针对董事会的未来, 如何和校长配合, 大家讨论。所以, 在遴选接班人的时候, 我们必须谨慎, 接班人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对董事会和赞助人的掌控, 对华教运动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你有意愿要搞华教运动, 就要把它当成是一个运动,所以华教不只是一个教育问题, 还牵涉到整个民族的问题。

在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之前, 我想这还牵涉到整个社区的问题。董事会必须要有这个敏感度, 要时刻注意这方面的情况,因为这就影响到学校的团队。现在,基本上我们是确定学校由张校长来领导,我们相信在张校长领导之下, 学校在这六年里面,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至于怎样确保学校的发展,不会由于董事会的更动 而受到影响,这个问题值得注意。

郑:我想针对这个问题提一些个人意见。培群是一间社区中学, 学校的发展规划,首先,一定要符合大多数社区人民的需要和利益。因此, 第一。董事会应该将校长策划的学校发展规划, 拿去征求社区人民和家长的意见, 取得共识,建立透明舆论监督,这对于学校的发展规划, 无形中起着积极维护的作用。第二。如果能够将学校的发展规划, 形成蓝图文件, 交与赞助人大会正式立案通过,公开发布, 这样就赋予发展规划一个正式的权益程序地位,发展规划可以轻微修正, 不可随意废除。第三,董事长以及董事退休后, 可以联合关心学校的校友, 密切注意与关心学校发展规划的推动和进展。这样就不会因人废事,就比较放心了。

招生选汰与有教无类

郑:请问贵校在招生方面有怎样的做法?入学考试是为了编班, 还是为了选择学生?

董事长:我们有编班考试,也有淘汰一些学生, 因为人太多了,容纳不下。

郑:那你们遴选学生时, 是看成绩,还是什么?

董事长:是看成绩。

郑:董事长,如果把这个做法放大, 会不会实际上就像一些大校一样, 将某些成绩差的学生, 淘汰和转嫁去别间更小的独中, 违反了有教无类的办学理念以及华社办独中的本意?

许副董:这是因为基于我们学校课室硬体方面不够容纳, 所以初中一斑, 一些成绩比较不好的学生, 我们就不能收, 这是条件问题。

另外一点, 属于笨珍地区的, 我们都收, 新山来的,我们才选择地收。

我们的学生来源很多是新山地区的, 好多是宽柔不录取的, 素质比较差。如果我们勉强收下, 不加以筛选,可是, 我们的师资又无法很好地教导这些学生, 变成我们误人子弟, 而且, 加重我们的成本负担,你知道我们每个学生要津贴1千多块。去年我们学生11百多, 今年调到1千零多人。我们同意有教无类的办学理念, 不过实在是条件不够, 没有办法。

(接着大家针对有教无类办学理念和客观条件的矛盾交换意见, 都认为有条件的话, 尽量不要放弃那些比较差的学生, 可以向华中的招生模式学习。)

资源共享

郑:培群学生1千零多人,开始踏进中型独中的发展道路。柔佛州有三间小型独中, 永中, 新文龙,培华。针对中小型独中之间的交流沟通和资源共享的问题,比如培训, 电脑维修和支援,图书资料,资讯平台, 老师教材分享, 老师教学观摩等等,请问你们的意见和看法如何?

许副董:这当然是一个好的意见, 不过,现在我们董事会和校长, 还没有在这方面达到任何共识。但是, 我想这方面, 我们一定要去做。

董事长:我们会赞成这样的做法。其实, 很早以前,我们就主动去访问利丰港培华独中,这方面, 我认为相当需要, 你没有走出去, 你不知道人家怎样办校, 通过这样的交流,不但 可以突出独中一家亲的精神, 还可以让我们的老师和同学, 视野广阔。

至于在资源共享方面,其实, 像华中, 尊孔, 他们都相当乐意跟我们配合。问题在于各独中之间的董事会有没有这样的共识和胸怀,有没有做好准备?校长之间, 我相信应该没有这个问题。我们很早就认为独中之间应该这样做, 互相交流和沟通, 相互资源共享。

董事会提升问题

郑:目前教育环境充满了挑战,董事会幸运的话, 找到一位好校长。不过, 靠幸运办学,可能的结果不是幸运的。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请问你们董事会在管理机制方面,有没有怎样的内部提升的做法?

董事长:基本上, 董事会的共识十分重要,你不能把搞董事会当成搞 社团那样。现在的董事会必须明确他们的责任。我们时常强调一点, 就是董事会跟社团是不一样的, 必须兼顾华文教育这个领域。我们尽量物色有共识, 有共同意愿的人在这个队伍里面。

董事会如何评估昂贵计划

郑:目前教育日益复杂,独中现在要推行很多昂贵的计划, 比如电脑网络, 英语中心, 网上教学,都是动不动几十万的投资。当然这是一个趋向,有它的必然性和必要性。不过,这牵涉到成本效益的问题, 还有时间性和规模性的问题。

如果校长提呈这些计划, 董事会如何去评估计划的可行性和实用性?万一变成大白象工程或者形象工程, 怎么办?

董事长:你这个问题真的会难倒我们,因为这个问题的确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 我也有注意到一些学校, 他们在改变的时候相当快,可能有一些钱,所以在硬体方面拼命做,比如英语中心,花了好几十万搞, 成功不成功还是值得研究,实施的效果如何还在评估之中。我有接触几间在搞英语教学的学校,他们的有些老师也提出了疑问,甚至有些还想打退堂鼓。

对这些情形,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办好我们的老师团队, 这是主要矛盾。老师团队搞好之后, 其他的工程才逐步逐步地上马。比如多媒体课室, 投资不是很大, 能够减轻老师负担, 提高教学效果,可以实施, 至于网上教学,等老师条件具备了, 才按部就班地去做。

(接着大家针对董事会如何评估董事们不熟悉的学校发展项目, 交换意见, 认为应该征求专业人士的意见, 同时参考其他独中的做法, 集思广益。大家虽没有答案, 却认同这是一个董事会面对的挑战,必须谨慎从事

会馆与社团角色

郑:请问董事长,笨珍的会馆和社团, 在你们董事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许副董:目前这个环节还不是很理想。刚才董事长说过,我们新届董事今年五月完成改选后, 我们就会去接触他们, 邀请他们成为学校的赞助人,我承认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不够。

郑:董事长,社团和会馆参加董事会,你会担心他们 会把本身内部的人事纠纷带进董事会吗?你如何定位董事会这个平台?

董事长:基本上, 笨珍的社团少在培群董事会, 跟我们的董事会过去的处理也有关系。目前,我们的赞助人里面, 社团只有8个, 真的太少了。

我是这样觉得:培群独中董事会在华教这方面,应该在笨珍扮演一个主要的角色,是笨珍华社一股清流,代表着笨珍社区,扮演着捍卫华教堡垒的角色。在这样的高度之下, 突出这一点,我相信, 他们本身的问题是他们的,他们在董事会里面,就要扮演着领导华教的角色。 董事会是一个纯粹华教的平台

目前, 我们的赞助人 6百多, 我们希望可以找到1000人, 其中就涵盖了笨珍所有的社团和会馆。这样, 董事会就有了代表性。培群筹款就更容易了。这是我们的目标。

董事心声与寄言

郑: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参加董事,十多年, 付出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有一句话说:独中校长不是人做的, 那董事长和董事呢? 请用一句话表达一下您们的感受?

许副董:我是培群校友, 已经退休, 我觉得可以把我剩下的时间为学校和下一代做一点事情, 这个好像是我们是应该做的责任。资源方面,我不是很可以提供, 不过在个人的付出和讯息方面,我还可以做一点点,我都尽量去做。

郑:这点是肯定的。不过你的感受呢?我们不用深刻到是不是人做的那个程度, 说说您做董事的甜酸苦辣, 好吗?

许副董:以我做了这一年多的副董事长, 我觉得还是很愉快。基本上, 我来到学校, 讲坦白的, 我们的有些学生, 礼仪有待加强。对这, 我相信校长会慢慢教化。基本上是甜的多。

至于苦的, 是一些人事问题, 不过,我也慢慢地看得开,讲由你讲, 退一步海阔天空嘛,学校不是我们的, 是大家的,该做得,我们去做, 这最重要。

郑:如果有一天你退休了, 对那些接班的新董事, 用一句话,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

许副董;最重要的是;这是母语教育和中华文化事业, 你来到这个 殿堂,一定要付出。这是一个光荣的使命, 一个民族如果没有文化和语言, 那就没有根了嘛。既然到了培群董事会, 一定要抱着一个历史的使命感。所以我做了这些年, 我是感到很满意啦。

郑:董事长, 您呢?

董事长:我是觉得,只要你全力付出, 只要你有决心, 任何事情都可以的。有些看是不可能的事, 只要你认真去经营, 能够包容, 一定可以做到的。

在这段时间里面, 我碰到很多为华教付出的事情, 令我十分感触。看到那些普通小市民, 那些做杂货的, 很辛苦做起来的,他们那样的爱护华教, 你真的深受感动, 变成一股激励我们向前进的一股动力。

我们这个社区, 真的有太多这些热爱华教的小市民, 所以我们绝对不可以停下来。虽然有一些人在拨冷水, 不过比较起来, 这些人是少数偏低的一群。所以, 我们是:无怨无悔。

郑:既然您无怨无悔,当了十多年的董事, 如果时光倒流,您还会做同样的选择吗?

董事长(毫不犹疑,欣然说):我还是会走这条道路的!

郑:接着, 请您对校长和老师讲几句期望。

董事长:张校长来到培群,让我看到培群的一个希望。我相信培群可以很快步入发展的阶段,就是我们梦想已久的梦境可以实现。我希望我们的老师团队,在张校长的带领之下, 齐心协力,也希望全体同学,为了我们培群的明天, 大家一齐奋斗。

 

郑:最后, 请谈谈您们对这个访谈的意见, 批评和指教。

许副董:基本上很好。因为我们独中一路来各自为政,如果能够通过这个平台, 把大家的优点和缺点, 长处和短处公布出来, 大家就可以互相参考,互相进步。

郑:谢谢林董事长和许副董事长的合作, 使到这次访谈顺利完成。

(访谈在十分愉快的气氛中结束)